天堂蜜月

作者:旅游

斯瑞苏克桑特度假酒店(Srisuksant Resort)¥335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4-04-23 15:58

睡了一夜,肚子竟好了,不知道是时辰到了穴道自解还是朋友所带黄连宝素的功效。身体好了玩兴便起,整理好行囊去赴旅行社的约。路过那家按摩店时,暗拊元气大伤之后贸然创上门去未必讨得了好,算好等下次来泰国时带齐弟兄再上门踢馆。 从Railay Bay出发的除了我们四人还有两个不爱说话的北欧MM,长尾船先把我们送到停在Ao Nang Bay里面的一艘游艇上,陆续又有一些长尾船送来了一对瑞士的老夫妻和两对当地的情侣。我们一上船就把船舱占领了,那几个皮肤雪白让我直以为是日本人的泰国小孩只能和得了阳光饥渴症的老外一起上船顶暴晒,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可能保持这种肤色,真愧对了这里的阳光,我都比他们更象个土著。 海里满是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山峰,或者把阳光隐去,再加些雾气的话, Krabi的海域会很象《印度支那》里让自己神醉的海上迷城越南下龙湾。Hong Island是一个四周几乎全由石灰岩包围的绿色小岛,游艇驶到一个小小的沙滩前停了下来,我们两人一队坐上随船带来的皮划艇。这可算是撞到枪口上了,海员出身的我摆弄这玩意还不是小菜一碟,这些天吃够了船苦头的我们终于可以尽情地折磨一条船,经过若干次艇与艇、艇与礁石的对话,身下的皮划艇也认识到我是个高手,老老实实配合着我们摇头晃尾巴的前进了。一路穿溶洞过山隘,或由着小艇随波荡漾,或停在崖边逗雀弄鱼,丝毫不觉时间的流逝。绕岛半周,船入一个泻湖,据说泻湖是因为浅水海湾因湾口被泥沙所封闭而形成的湖,潮退时湖与大海被沙滩相隔,潮涨时湖水与海水再度相遇。也许是因为近年全球气候变暖带来海平面上升的缘故,眼下这个泻湖变成了一个永久与海相连的海湾,倒解了湖水与海水的相思之苦。在湖里游戏一番后继续向大海划去,依旧是一马当先,贴着崖壁与太阳捉迷藏。 中午登陆到出发时的那片沙滩,在海边的树林里享用导游摆出的泰式午饭,所有人在长长的木桌边就坐,宛如参加一个大家族的喜宴。导游问食物合口味否,那瑞士老头笑说:我吃泰餐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呵,佩服佩服。 午饭后自由在海湾里浮潜戏水,Hong Island的沙滩有此行最细软的沙子。游累了,睡在树影摇弋的海水里。下午3点左右划船离开沙滩,游艇载着我们在周遭桂林般的海面上环绕一周,然后把我们送回了Ao Nang Bay。导游叫了辆皮卡把我们送到离码头3分钟车程的Srisuksant Resort,在前台Check In时发觉在船上时导游错把酒店的预定单当成旅行社的定单收了去,还好身边留了张旅行社的广告单,让朋友他们留在酒店继续交涉自己回码头找那个旅行社。那导游听说情况深感内疚,骑辆摩托载我回酒店解释,在酒店门口正好截下打了辆TUK TUK准备前来救夫的Ro。酒店OK了,轮到导游一脸无辜地说那我的单子上哪儿找去啊?提醒他可以打电话问Railay Bay Resort那家代理,一会之后他也OK了。 已经快到晚饭时分,放下行李稍作整理之后出门去Ao Nang Beach。据称Ao Nang Beach是泰国最长的沙滩,但这里的沙子显得粗糙,海水不如Patong的湛蓝,更不比PP清澈,也没有Railay Bay的宁静,海滩上几乎没有人游泳和做日光浴。马路和海滩之间筑了一人多高的堤岸,走在一米见宽的堤上,远远得看海,看沙滩上玩飞碟的人和狗狗,一种完全不同于Patong的感觉,却也很是喜欢。回想在Railay Bay的疲态,大概费老说的审美疲劳就是这个样子。 原想订明天回普吉的船票,结果发现时刻表上汽车的班次相对船来说要灵活一些。我无耻地问这个车坐着舒不舒服,小姐说是12人座的车,至少对她来说是蛮舒服的。忙收起暴发户的嘴脸,说我们也是一样红旗下的蛋苦孩子出身,就这车了。350B一个人,说好了明天早上9点半来酒店接,3小时的车程,把我们送到Patong的 Ocean Plaza。临走问附近有什么可心的饭店,小姐热情万分地罗列出众多听着让人范晕的名字。得,还是得自力更生。 华灯初上,Ao Nang的街景也煞是热闹,老外们或临街小酌或四下暴走密度丝毫不逊于Patong、PP,惟独不见国内同胞甚至亚洲游客的身影。路遇一个超级迷你的麦当劳,一个东方书报亭大小的门面,全部四张餐桌有两张还放在店外街边。哈,它也有如此落魄的时候。心下大乐,举起相机喀嚓一番。 走了大半条街,终于在一艘海鲜船里看到了心仪已久的牡蛎,又点了明虾BBQ、花蟹等等,被引到店内入座。牡蛎果然如想象中那般肥美鲜嫩,记得小时侯学过篇《我的叔叔于勒》的文章,没有领会作者对剥削阶级的控诉,却被里面富人吃牡蛎的情节或吸引,从此听到牡蛎便口水四流。食罢一轮,从个人的眼神中读出大家都爱这种滥俗的小资享受,毫不犹豫再来一盘。最后连小碟中佐味的鱼干虾皮也扫荡了个精光。回上海后对牡蛎的美味再次相思成灾,到家乐福买了一次大连牡蛎,4块一只的价钱倒也便宜,却空有其表,且不说那牡肉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吃上去只剩下一口的咸涩味,而且食后不久Ro即呕吐不止。看来好东西有时候只适合回味而不宜追仿。 吃饱喝足沿着回酒店的方向在大街上闲逛,逢店就入,操练讨价与还价的本事。行不过百米,收获战利品数包,计泰丝床单两条、木雕两座、泰式烟斗一具和纱笼六条。行前几乎所有能找到的资料都称Krabi是个价廉物美的所在,粗粗一比较,却好象不是那么回事。酒店房费与Patong相差无几,海鲜价格相仿,就连店里的衣服玩物比之Patong的开价也是只高不低。更令人不爽的,Ao Nang的店主大都是直肠子爱认死理,才还价到6、7折就象我们要抢了他全家的样子,高举免战牌。在一家店里看中了一个泰国提线人偶和4块丝巾,与老板娘死缠滥打把价钱由1400B杀到680B,摸空了所有的口袋才凑出600不到的泰株和20块人民币,外面的兑换店又已经打烊了,幸好Ro拍马杀到,使出摄魂大法逼老板娘就范。

本文由金冠53777-金冠娱乐53777-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