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蜜月

作者:旅游

斯瑞苏克桑特度假酒店(Srisuksant Resort)¥335金冠53777,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4-04-23 00:06

今天要离开PhiPhi了,对这里的一切留恋不已,特别是想到还没有在海滩上好好的睡个觉心里更是不舍。一个人早起背着Ro去与海滩作吻别,回来时遇到一只黑猫,算算正好是礼拜五,心想老爷我今儿个该不会要倒霉吧。 PhiPhi到Krabi的船比往返于普吉和PhiPhi之间的班轮破落了不少,客舱里只有风扇,去Krabi的人寥寥无几,百多个座位稀稀拉拉的只坐了三成不到。9点发船,Ro吃了晕船药马上睡得昏天黑地。途中有工作人员前来问是否要订去Ao Nang或Railay Beach的长尾船票,想好到了码头再找,也就谢绝了他。看着海外仙乡般的PhiPhi逐渐在视线里消失,看着海上一个个形态各异慢慢靠近又慢慢远去的小山,2个小时的路程很快就过去了。 因为在Patong订船票时没有交代清楚,所乘的这班船是直接到Krabi Town而不是路经Railay Bay再到Ao Nang Bay的。在Krabi Town的侯船大厅里找一家旅游代理商订了当天Railay Bay的Railay Bay Resort的Bungalow (2000B/night)和第二天Ao Nang Bay 的 Srisuksant Resort的Superior Room(1800B/night),付了钱换到两张代理签章的预订单(Book Check)。又订了到Railay Bay的长尾船票,花了好大的劲也没有还下价去,早知道还不如在船上就把船票搞定了呢,也是100B/人,白白浪费了我的砍价天赋。 来了辆加大版的TUK TUK把我们和另几个也要搭乘长尾船的老外送到了Krabi River 边的长尾船码头,看到码头边的兑换店,数数兜里多乎哉不多也的几个大子,借机又换了200美刀(1:39.22,稍好于Patong)。从Krabi Town到Railay Bay和Ao Nang Bay的船都从这个码头出发,我们和6、7个老外挤上了一条长尾船,船家磨磨蹭蹭还不开船,一船八国联军几度抗议,却还是等足了20几分钟直到又来了一对白人老太,贪心的家伙才心满意足地解缆离岸。 Railay Bay 与Krabi大陆相连,但因为中间被高山悬崖隔断,所以船倒成了唯一进出的工具。40分钟左右,一个小小的海湾出现在眼前,竟有几棵绿荫蔽日的大树就长在齐膝的海水里,离水不到1米的地方是一条长长的石堤,堤上是面海的木屋餐厅,Railay Bay给我的第一印象象浸在海水里的江南小镇。涉水上岸,沿着一条横贯Railay Bay东西两岸的小路,走过一片掩隐于繁花绿树中的木屋群,在东岸找到了Railay Bay Resort 的大堂。去房间的路上发觉Railay Bay Resort贯穿了整个Railay Bay两岸,而我们订的木屋就在刚才经过的那片树林里,木屋的外观和设施比之朝思暮想的PP Princess有过之而无不及,自此方解多日来相思之苦。特别喜爱木屋群到海滩的那条小路,在高大的椰树和低矮的棕榈树的掩隐下,兰色的天与兰色的海在路的尽头融合在一起。走过去,人就融化在这蓝天碧海里。 稍事休整,四个人又踏上漫长的寻食路。原打算去北面找网友推荐过的餐厅和酒吧街,却又陷入了迷路的魔咒,沿Railay Bay的西岸一路走向了南面。沙地越走变得越粗糙,酒吧和餐厅果然慢慢多起来,可老式的竹屋和越来越深的树林让我觉得慢慢走进了原始部落里。在一条上山的路前,太阳的暴晒和信心丧失终于造成体力不支,决定回酒店餐厅对付一顿算了。回到上海再研究带回的地图时才知道原来那条路是通往观景点的,再想想有哲人说过:硬硬头皮前面就是海阔天空。惜乎我们又选择了放弃。 吃完泰式炒饭,在酒店的旅游受理点定了第二天的Hong Island浮潜、皮划艇一日游,问是不是能在游程结束后送我们到Ao Nang Bay的酒店,答说没有问题。高兴地付了钱,1350B/人。胃突然里有些不适,先回木屋避避暑。没几分钟,朋友夫妻就以超人的体格恢复了状态,相邀去做马杀鸡。进了酒店边的一家看上去挺干净的小店,因为一次只能做两个,有谦逊礼让精神的朋友夫妻先去戏水,我和Ro先上场了。选了古式按摩,给我做按摩的是一个黑瘦的小老头,双目精光内敛,一副内家高手的模样。为Ro服务的是一个脸上时时带着笑容的黑黑壮壮的女孩。高手从脚开始把我浑身能活络的关节都拗了拗,再用手指关节在我的各个穴位摁了摁。生怕他失手点中我的死穴,忙运功闭穴移位。老头有限几次得手,故意在手下加了劲道,酸得我呲牙咧嘴。偷空侧头看看Ro那边的光景,那女孩显然未到火候,以我的吨位,老头帮我压腿提足还一副举重若轻的样子,而Ro娇小的身子,那女孩子却忙活得上窜下跳气喘如牛。照她那架势,实在替Ro担心在她的任督二脉被打通之前身上的骨架就要先给拆散了。做完按摩,伸展筋骨却没有想象当中那种通体舒泰的升仙感觉。心想全因自己内力太过精湛,光凭老头那几下子当然不会给我太大的受益。 逛到东面那片海滩坐着,这里比起Patong和PhiPhi的海滩Railay Bay清净了很多很多。零零落落的几个老外睡在沙滩上看书听海,退了潮的沙滩上一群当地的孩子穿着贝克汗姆、托蒂的球衣踢着足球,一个光着上身的老外沿着沙滩不知疲倦的来回奔跑。不时有单个或者成对的人背着大捆的绳索从海滩边紧贴着陡壁的树林里钻出来,Krabi众多刀劈斧削般的山峰是攀岩的好地方。Ro在沙滩上追里一会小螃蟹,又拾来许多小珊瑚石摆出个番茄似的东西来,我打量半天,十分动情地说:真难得你把我那颗心临摹得如此之神似,看来此生所托非错啊! 坐了会,觉得胃里翻腾,刚才心里还惦记的在Railay Bay必须要做的4件事”:看泻湖、登高看日落、Pranang Beach和攀岩全给抛到了九宵云外,急忙往木屋方向鼠窜。接下去的经历不堪回首,我开始在房间里上吐下泻。从床到马桶,再从马桶到床耕作不息。突然想到那小老儿曾经挂着一脸怀笑拍着我的肚子说这里太大了,并特意在肚子周遭揿了揿按了按。当时只当那是他表达对我崇拜之情的一种方法,现在几乎敢肯定是中了他的暗算给点了穴,可怜我一世英名竟栽在这远乡小岛。整整一夜,我抱着马桶情热而不能自持,连Ro兴奋万状的邀约去看夜空里繁星万点也无法相陪。时至今遭,每念及此事Ro必然娥眉倒竖恨恨然将满口银牙咬碎。其实我心里何尝不是遗憾万分。

本文由金冠53777-金冠娱乐53777-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