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结与流水帐

作者:旅游

黄山白云宾馆¥170起立即预订>

图片 1

黄山光明顶山庄¥830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5-08-13 08:01

小结:

  1. 关于行程安排:

D1:上午宏村,下午九龙瀑D2:6点半从后山坐缆车上,12点开始进入峡谷,下午5点到天海住,上光明顶看晚霞和飞来石。D3:4点半起床上光明顶看日出,后爬莲花峰,翻越天都峰,12点开始下天都峰,3点到慈光阁,回汤口和火车站,逛老街。回宁。

  1. 关于行程要点:

壮劳力一定要自助游,否则会被团队拖后腿。自助游其实很简单,上网找一个长一点的黄山游记,自已定好坐车路线,爬山路线,找一个名声还不算坏的旅店,定好山下和山上的床位即可。进山后多问问一切都能解决。个人觉得黄山的配套做得不错,对自助游客很方便。

峡谷和天都峰至少走一个,否则真是白去黄山。其它的衣物、食物等不用担心太多,毕竟只有一两天,除了峡谷内和天都峰,到处都有食物卖。

3. 关于路线:我们选的是从后山索道-北海-排云亭-峡谷-光明顶-飞来石-光明顶-天海--光明顶-天海-莲花峰-天都峰-慈光阁该线路背着行李穿峡谷,要注意减负,衣物少带。我们每人两瓶水上路,到山上再补充两瓶,到山脚正好喝完。食物没带全,宁愿在路上补充,何苦为了省十来块钱。如果下一次去黄山,我会反向爬行。

4. 关于人数:去黄山前觉得人多好,但事实上两人就够了,既不孤单,也不牵连。人多会导致众口难调,影响自己赏景。和陌生驴友的搭话很有意思。听不同导游的讲解也不错。

5. 关于青松大酒店:黄山小程露过一面,他家人接待了我们,没有传说的那么热情,但做生意还算实在。人家开店主要是为了赚钱,顺便为人民服务。这一辩证关系在他们各式各样的推荐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比如说,青松的人竭力推荐你去天海招待所,一方面,他们肯定是老关系,在我们付出相同的情况下,他们能获得更多,对我来说,至少就房间人数而言我也占了便宜,这三盈的事,何乐而不为。但你要注意,山上的住宿可能对你的行程有重大影响。比如我住天海就意识到了要背着衣物过峡谷。但可减轻第二天的负担,如果住北海,第一天轻松些,但第二天要多走路。当青松满口推荐天海招待所时,我知道我已没法选择。换言之,与其我坚持换旅馆,还不如想着怎么样减负。记得网上驴友在云海楼出过类似问题。

6. 关于峡谷与天都峰:虽说一谷一峰,从景色看我觉得有相似之处,都是近距离看奇石,都是从不同的海拔高度来看峭壁。从线路来看,都是一面单调一面景多。但上天都峰更象是爬山。

流水帐:

8月8日23:11南京2521次南站出发

8月9日

6点至黄山火车站,8分钟走到汽车站,后发现回程票没买,让LP等着,我一人又折回火车站买票,来回连买票共15分钟。7点多上黟县的汽车。8点半到黟县,行李寄存在小店,坐上小卡车去宏村。在宏村买好门票,让查票的安排指定导游后一路紧跟着,都没怎么来得及拍照,大概一小时走完村子。看了四五户人家,听了些典故。然后自已沿原路返回,尽管有地图在手,还是要不断问路。拍了些照,11点出了村子。由于自己是农民出身,所以感触不是很深,对农家菜也不怎么感兴趣,就坐上了公交车回了黟县。由于是中午,公交车较少。12点左右到了黟县,在小餐馆吃了饭25元二菜一汤。1点半跟着下午唯一的班车去了汤口。

3点10分到汤口,进入青松大酒店。黄山小程不在,付了住宿费,定好了山上的住宿,经“推荐”,住天海招待所,LP住独卫间120元,我为省钱住无卫间60元,其实是以不洗澡的代价节省60元。当即付了房钱拿到小纸条。由青松帮我叫了辆车,去九龙瀑来回共20元/2人。3点半左右进入九龙瀑。拾阶而上,到第九瀑时是一分阶线,大部分人选择了回程,我们一直上到了第二瀑,能同时拍下四条瀑布,我认为不到此处枉来九龙瀑。沿原路6点10分出大门。

回到青松洗完澡,吃完饭,二菜一汤27元。我们明知到外面大排档会便宜些,还选择了在青松吃,主要是觉得不在这吃不好意思,也差不了几块钱。人家态度也不差,住宿价实在也不贵。到外面吃的话好象对他们有意见似的。饭后去了苏果所在的一条街转了一圈。青松的人说苏果同样是私人办的,东西是一样的,还不能还价,我们还是去了苏果,毕竟我们是从南京来的,至少对面包之类的东东放心些。又到街上买了拐杖、雨衣、锁等。回青松整理好东西。10点上床,睡眠质量不太好。

8月10日

5点20起床,6点半和其它四人坐上表青松喊的车直奔云谷寺,我本来要求6点走的,但青松说还要迁就其他人,就定为6点半了。在车上看到了“望秀山”“云海楼”,相比之下青松离黄山大门最远,走路到黄山大门的话要花点时间。在去云谷寺的路上,看到了大批的景点专用车迎面开来,心想不妙。果然在云谷寺为等缆车白浪费了近一小时。所以早晨进山宜早不宜迟,我本来住汤口就是为了上山不堵,可是结果还是等了一小时。

从云谷寺一直到北海到排云亭是常规线路,始信峰封着,一路上听了若干导游的讲解,只是旅游团没人去狮子峰,我们到峰顶时没有别人了,只好自己猜测哪个是狮子了。这段路是我们登山的第一段清静的也是较远的路。11点多到排云亭,啃了点面包当午饭,休息到12点。从太平索道站开始下峡谷。刚下峡谷,就发现终于看到黄山的景了。旅行团的线路由于是“走的多,爬的少”,所以看的景都是登高望远,看的景很雷同,只不过是这里看到的山峰象猴,那里象狗罢了。进入峡谷,才感觉到人在景中,景色也变化多端。一个导游一群看似中国人的老外也进入了峡谷,听他们讲话,好象是韩国人。他们看了一段精彩后便返回了,于是我们伴随我们的只有另外四人,一会儿我们超过他们,一会儿他们又超过我们。一路下来好景不少,2点多到了谷底,有一保安和一清洁工作伴守候。这一点我觉得在黄山做得非常好,一旦到人烟稀少的“绝景”处,总能看到有保安或清洁工,既可以问路,又觉得安全了很多。一个保安说,他们训练时穿过峡谷只要一小时。从谷底上去的一段路是艰难的。既是上山路,又没有好景,再就是前后不见其它驴友。在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下山路后,爬这段单调的上山路感觉有点累。直到穿过了几个山洞后才好些,因为从地图上看步仙桥快到了。从步仙桥到天海没看什么景,一是累了,二是景色再好,也不用长时间重复看。

5点多到了天海,安排好房间,放下包袱,上光明顶,看飞来石,再折回光明顶,看晚霞和云海,直到天快黑了,冷得发抖才回天海。青松安排的天海招待所,从名子和名气看比不上天海山庄和白云宾馆,从地理位置上看比不上光明顶山庄,但巧的是我住的60元间竟然也是四人间,LP住的也是四人间(当初只说是4-6人间)。人少的好处是安静些,但我们还是没睡好。看来睡眠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内因。

8月11日

4点20起床,4点45到光明顶,人太多了,已经有人开始返回了,估计是嫌冷,三伏天能冷到哪里,你不信,我看见有几个穿着军大衣,也有几个裹着棉被,这些人还占着绝佳位置,一定是光明顶山庄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另一些人,穿着夹克或衬衣,也有一些穿着雨衣,还有一些披着披风,包括我在内,披风是由床单代替的。真是八仙过海。最终的结果是眼看太阳出来时,一团乌云。。。不说大家也明白。毕竟只有40%的可能嘛。碰到一个导游说,象我们住天海的自助驴友,可以下行15分钟到鳌鱼峰看,这个主意太妙了,在鳌鱼峰上绝对不会有人和你抢位置,但看日出和凑热闹哪个更有意思些?事实证明,尽管没看到日出,但那千人场面比日出更动人。不管年老的年少的,都象是十足的追星一族。

6点半和部分旅行团向鳌鱼峰出发,每个景点都会有众多导游讲解,直到你听烦为止。上莲花峰的人也不少,这是跟团游客难得的挑战机会,但众多导游也只给他们留了一小时多点,刚好用于不断的爬,因为要照顾不爬的人。可惜雾太大,上了黄山最高峰我们也只能和一个人造牌子合影。但上来的人没有一个有后悔之意,特别是一位70岁的大娘。身体好啊。有人高声对着大雾喊着“我征服了黄山”。而我只觉得和大自然相比,我太渺小了。

下了莲花,到了玉屏峰,这里黄山第一处,特指游人最多的地方,拍迎客松的某个位置要排老长的队,我们要赶路,只有从它的多个侧面去照了,告别迎客松,一会儿来到了天都峰脚下,向峰顶望去,一条几乎是直线的山路出现在眼前,上面有着三三两两的弓背驴客,他们让我想起了登山运动员。我们花了8元买了八宝粥,3元买了茶干。下肚后于10点半上山。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口喘粗气可心静如水,目标只有一个,再上一个台阶。走一段后,环顾四周。LP更是严格遵守“爬山不看景,看景不爬山”。台阶比较陡,不少人四肢并用,这才叫爬山嘛,否则叫走山。在不经意之间,突然地看到了“鲫鱼背”。怎么这么快!专心能让时间过得很快。有些人有点恐高症或心脏病,就没过鲫鱼背,原路返回。更多的是提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过去。我一手提着两个拐杖一手拿着相机,一边帮LP拍照一边过鲫鱼背,在鲫鱼背的正中间,我拿出了唯一的一把铜锁,锁在了铁丝上,把开锁的钥匙留在了谷底。在天都绝顶上,留了张像,大雾没什么景,上来不一定要看景的,要的是一种经过。

下天都刚开始一段很好走,但好景不长,八九十度的险坡接踵而来,一直到半山寺,LP的手就没停过,有些人倒着爬,有些坐着爬,真是各有妙招,有几处背包落到台阶上,如果不小心的话,真的会栽下去。天都的险真的是名不虚传。从12点开始下山,3点15才到慈光阁。后返回青松,拿了行李,近5点到火车站,寄存行李,打的到老街,司机不太愿意。回来时碰巧遇到12路公交,回车站,在小店买了份“现代快报”,消磨3小时后上车回宁,失眠三天的LP这一夜在火车上睡得奇好无比。在这种情形下难道还有人会失眠?

本文由金冠53777-金冠娱乐53777-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