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蜜月【金冠53777】

作者:旅游

幸运酒店¥209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4-04-22 00:30

深潜记憾(Phi Phi Island)3月24日 因为要潜水,早上没敢多吃。8点多,拿着昨天Visa 里那个老外画给我们的联络图,找到码头旁边Visa Diving Center的总店。店里来来往往已经有了不少的人,一个鳄鱼邓迪先生摸样的老师把我们引到里间给我们看初级教学录像。记得有的游记里提到还有考试这茬,忙在心里暗背要领。看完片子老师让填了个个人情况表就说好了,现在出发,心想自己精心准备了却偏偏测验取消,为何从小到大总是如此。 把鞋留在了店里,才9点多,码头的木板已经给太阳晒得烫脚,两位女士一路大呼小叫地上了船。4个教练、2个掌船的当地小孩、2对美国的老夫妻、1个已经在外面玩了3个月美国MM、1个少话的GG还有我们2对中国夫妇,这是所有的乘员。 船刚开出去没多久,站在船头的美国MM突然指着前面的海面惊叫起来:“Dolphin ! Dolphin ! ”,忙起身,果然船头右前方有一群海豚,足有20多只。船家立马忘了还有潜水这茬,掉转船头直追海豚而去。教练超级兴奋,还没赶到点就从迫不及待从船顶甲板惨叫着跳下海去与海豚同游。跟海豚玩了半个多小时,阿美MM直说Lucky,Ro条件反射似的又想到家里曾经那条名叫Lucky的金毛猎犬,祥林嫂般念叨一番。 等海豚游远,船继续向潜点前进。教练上来介绍自己,原来除了一个60多岁的老伯和我们两对中国夫妻是首次潜水之外,其他那些位竟都是已经有过二、三十次潜水经验的老江湖了,听得我眼神里崇拜之光扑闪扑闪。教练叫Andy,先前只当他是泰国人,却说自己是英国人,黑黑小小的,怎么也不能让贯于以貌取人的我信服,坚定地选了刚才那个跳海追海豚的教练作为我和Ro的带教,可惜总记不住他的名字,只记得当天他面带晦涩,后面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学了些下水、拿呼吸器、处理面罩进水之类的基本动作和水下交流的手势,船就到了小PP以南叫Pida的两个小岛附近的第一个潜点。 船靠近礁石停下,教练往海里扔下一个拖着百把米长的绳子,绳子一头系个铁块的浮球作为潜点标志。海上的涌还真不小,船开着还不觉得,一停顿下来觉得摇晃得厉害。惭愧在下我还是吃过远洋饭,在船头高唱过“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的人,这几年没有哥伦布、麦哲伦的干活,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武功全费,只有五脏六腑随着船的起伏顷侧在肚子里练开了乾坤大挪移。再看看旁边的Ro,更是整个脸都绿了。这船上还超讲究论资排辈,非要让那些前辈们下了水才轮到我们这些初学者,套潜水衣、背空气瓶、带脚蹼,看他们整套行头装扮起来几乎等得我口吐鲜血。 等那群鬼佬大呼小叫地下了水,问Ro行不行,这时她硬拿出中国女性伟大的忍耐力来,说可以的,然后开始一件件武装自己。教练显然是对我刚才在他跳海追海豚时不小心露出的嘲弄声进行恶意的打击报复,故意给了我一件超小的潜水衣,经抗议无效,只能把自己象一块稻草绳扎肉似的包裹起来。套上气背心、带上面罩、背上气瓶,教练觉得还不过瘾,谬称体积大的人浮力也大,非给我再围上了一根20公斤重的铁腰带,心想这跟浸猪笼有什么区别。运了运气站了起来,身上的负重几乎压得浑身的骨骼尽裂。咬着牙挪到船尾平台上,心里记得教练说的要跨大步下水,却象个小脚老太般摔下海去。嘿!鄙人浮力果不其然还真不小,身上瓶瓶罐罐那么多东西竟然还真浮得起来。试着划弄几下,开始佩服海龟伯伯,成天背着那么重的壳,真亏它还游得起来。没办法,仰天躺在水里,一边缓解紧张,一边等Ro下水。Ro在教练的协助下穿早已戴完毕,却死死地做在那里不肯挪窝,原来早给气瓶和腰带压了个半残,后来在教练的挟持下才颤颤悠悠站了起来,一边一个人几乎给架过台阶,站在下水的平台上磨叽着又不肯动了。结果在我的不断鼓励和威胁之下,终于拿出视死如归的精神一头栽下水来。看她的脑袋浮出水面,心里长舒了口气。教她就象我这样老老实实躺着不会有事,开始还好,过了会可能胃给紧身衣裹得实在难受,终于脸色惨白的说不干了。祭出爱情大法挽留一阵,Ro执意不留,教练看看也没法,只好把她又送回了船上。这时朋友夫妻也下了海,难得他们两个都不会水,围在教练旁边鼓捣了一阵,友妻或者也有些紧张,步Ro的后尘也放弃了上午的潜水。 只剩下我们两老爷们,说什么也得死抗了。重新分派教练,Andy带我们两个,小金丝猴带着老金丝猴。在海面上又复习了一下刚才学的动作,我们准备下潜了。向无精打采坐在船边的Ro挥了挥手,Andy摁开关放走了我们充气背心里的气,我们钻到了海里。没有了海天的交隔,水下完全是另一个时空,耳里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眼前全是深深浅浅的蓝。由于耳膜对压力特别敏感,我们最终只停留在十五六米深的水中,身上的负重在水下已经不在是个问题,可以自由地舒展开了,游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水里,有一种飞翔的感觉。俯视,海底有各式色彩缤纷的如花朵绽放的珊瑚丛和海藻海葵;抬头,无数道光柱从海面直插海底;身边,是各色大大小小的鱼。Andy在我们两个的上面一层,拽着我们的气瓶,象少林寺那一手提着萧远山一手提着慕容博的老僧,飞翔,超酷的造型。 一瓶气告罄,Andy按按钮给我们的背心充气,我们象个加速上浮的潜艇一样“波”一声冲出水面。Ro正一脸幽怨地趴在船栏杆上,看到我摸索着举起相机想给我留个酷影,还没等我摆好Pose,“哇”的一碗牛奶麦片从她的樱桃小口中夺路而出。真有她的,整个肥水不入旁人眼嘛!心里一急,赶快向船爬过去(其实也就是因为着急,在背着那么重的东西的情况下,才能突破极限做到爬那么神速)。上得船去,Ro脸色刷白在那里呼兹呼兹喘粗气,看来仅有感情上的支持显然是不够的了。这时候教练发扬了白求恩大夫般的国际主义战士的精神,找出晕船药,并以唐僧般关怀备至的态度一再询问有没有&#¥过敏,有没有¥%&禁忌。管他的,过敏事小晕船事大,一把抢过药来就往Ro嘴里塞。 午饭时间到了,Ro自然没有什么胃口。也许是上浮的速度太快,朋友的胃也觉得不舒服,看到送上来的午饭,除了友妻,我们三个人都大摇其头。老外们在一边挤眉弄眼的又吃又笑,厉害的是那个美国MM,吃了自己的又吃我们的份,还直说自己向来能吃。我晕船晕得不行,索性拿了副浮潜面具跳到海里去避难。 休息了一会,下午停到另一个海湾开始另一次潜水。怕给那套小衣服一裹就要呕吐不止,决定放弃这次的潜水,朋友也跟着放弃了。倒是友妻来了兴趣,再次穿戴齐整跟着Andy下了海。让Ro和朋友穿好救生衣也来玩浮潜,整个下午三个人就在海面上趴着看水中美妙的世界。比较之下,深潜是以一个近镜来看海洋世界,而浮潜就是以远景来打量整片的海水,各有各的妙处。Ro陶醉于那些美丽的小鱼,渐渐也忘了晕船的难受。期间我在跳水时还把面具掉了,看着它在清澈的水里慢慢向几十米深的海底飘去,很近,却抓不到。后来是船上那孩子潜下去把它捞了上来,崇拜得我三呼英雄。 下午2点多,结束了一天的活动回码头的潜水店。Andy象模象样发给朋友、友妻和我一人一张初级潜水课程的合格证书,说下次再来就不用再学那些基本课程了,而且还可以打折。呵,他怎么知道我们下次一定会再来找回面子的。至于Ro,他说很抱歉,并建议最好先学好游泳。说实话,这丫头在不会水的情况下能跳下海,这份勇气不是傻大胆就可以形容的,这次草草收兵也只能说是出师未捷先晕船的罪过。以后的日子一定要督促她学会游泳,下次再到普吉,圆她潜水的愿。因为每人只潜了一次(Ro因为下了水,用了器材,教了基本动作,所以也算一次),结帐时每个人收了1800B,虽说省了些钱,但希望后去的朋友能用满2500B的费用。也奉劝后来的朋友一定要有个好身体才能不重蹈我们的惨剧。 觉得有些疲惫,在7 –11买了些饮料和水果回房间乘机消耗了不少甚累赘的零食,洗净食毕,倒头大睡。睡醒决定去街上找些当地小吃充当晚饭,试了试芒果Pancake,和其他水果的沙冰,又在Ton Sai Bay旁边街上找一家串烤海鲜的小店,200B买了3串不同的烤大虾、一串烤鱿鱼和一串烤目鱼,吃得津津有味。朋友买到一种小竹筒饭,满是椰子清香,现在想起,还是怀念不已。闲逛时遇到昨天结识的那对夫妻,一行人坐到PP Princess前的海滩上,数天上繁星点点,听着身后酒吧里驻唱歌手黑人灵歌手般的歌喉,看远处海滩上玩火把的人,在清凉的海风里谈天说地,乐不思返。 睡前洗漱,发现晒伤部位由头天的鼻子,第二天的手臂,蔓延到整个背部。Ro本着记录真实的宗旨拿出相机取证,镜头里全是整块整块火候未到的红烧猪手。借来也已受伤的朋友在PP买的晒伤膏(After Burned)浑身上下漫山遍野地抹。夜里全身火烫,梦里自己成了《少林寺》里受火烙的方丈。

本文由金冠53777-金冠娱乐53777-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