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海边走来

作者:旅游

从青岛回来已经好几天了,可是每当被同事问起那里是否好玩,眼前还是能够立刻浮现出那一片墨绿加紫蓝色的海水。蓝色是最有诱惑力的颜色,而海洋无疑是所有蓝色事物中最有诱惑力的一种。于是,Peter和我禁不住这蓝色的诱惑,巴巴的在春寒依然料峭的四月飞到青岛看海。当然,诱惑着我们还有这个季节低廉的机票价格。仍然是懒虫两只,在携程预定了酒店和机票,从决定到出发之间不过100小时。此时青岛的温度距离能够下海还相去甚远,身上穿的竟比北京的日常还要厚些。顾不得许多了,哪怕只是在海边坐坐,吹吹海风,Peter和我就足够满足。我永远认为乘飞机旅行比乘火车差一万倍,不仅损失了行走在路上的感觉,更要浪费许多时间在侯机室中。在这个问题上,我无比固执;然而近来由于Peter公司悭吝的假期,我们却不得不更多的选择乘坐飞机。于是4月2日虽然早六点就离开了舒适温暖的被窝,仍然直到十点钟才到达青岛的宾馆前台。携程安排的致远楼宾馆条件尚可,也算得一个闹中取静的所在。放下行李,立刻跑出去疯。根据事先从网上搞到的数据,见了第一辆合适的公交就跳进去,结果是坐错了车,225路漫长的路线穿行于不知名的小街巷中,唯一的好处是充分领略了纯粹的当地生活场景。人头攒动的花鸟市场,狭窄而又高低起伏的道路,还有树丛中不时闪现的小别墅们的红瓦屋顶以及老虎窗,屋顶还竖立着若干烟囱,不知道这些屋子冬季采暖是靠集中供暖,还是仍然要使用壁炉。在经过了地图上刊有照片的基督教堂及天主教堂后,我们终于到达海边,也是第一处景点——栈桥。说实话,栈桥有点令人失望。在北京住得太久,那些只有几百年历史的“古建筑”根本无法令我惊奇。但是我们终于又看到了海,而且是出人意料的美丽的海。沙滩只有短短一段,海岸大多是礁石,因着礁石的映衬,近岸的海水呈现出澄清神秘的墨绿色,而远海则是一片缥缈的紫蓝。海边能见度很差,远处船舶的只有影影绰绰的轮廓,在回澜阁周围的海水里,几只雪白的鸥鸟正在翻飞戏水。我们身边往来的大多是周末来此休闲的青岛市民,沙滩上也尽是一个个乐于放风筝做沙雕的快乐小家庭。中午在路边一家小店吃午餐,只有海鲜,点了蛤蜊,蛏子和章鱼,价格公道,味道却很平常。饭后走出小店,天空不知何时放晴了,阳光普照。我们的第二个景点是海军博物馆,Peter最喜欢一类题材。展室内走马观花之后来到广场,Peter一下子就挪不动步——飞机,大炮,鱼雷,坦克,估计是为了迎接五一黄金周的游客,所有的展品都刚刚油漆过,一个个打扮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虽然没什么先进武器,仍是一广场的眼花缭乱。几乎没有游客,广场上只有几个孩子练习着骑自行车。在操作展区,Peter象个大孩子一样玩遍了高射机枪和坦克。在港口展区潜艇肚子里的探险一圈并在登陆艇驱逐舰爬上爬下后我们兴高采烈的离开了这里,Peter在纪念品商店还搜罗到了他喜欢的小帆船模型。随后我们错误的进入了鲁迅公园,幸好海岸红色的礁石群和碧绿的海水还够养眼,五元的门票没有浪费。本来计划接下来参观海产博物馆的,可是又怕它是自然博物馆和海洋馆的混合体,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这次科普教育的机会。乘出租车来到八大关景区,可能因为风太大,或是我们缺少欣赏建筑的眼光,总之,这一个小时的步行不过而而,各色小房子见了不少,也路过了茵茵绿草和笔直的杉树丛,最后到达花石楼。想来花石楼内部没有什么好东西,我们也没登楼,直接杀到海边。这里依然是礁岸,锗红色的礁群盆景一样突兀在碧绿的海水中,景致如画。在这里,我们见到了最夸张的婚纱照队伍,整个海滩遍布着身着白色婚纱礼服的新人们,在摄影师的指挥下走过来走过去,仿佛一队队的企鹅。我们找到一个避风的角落,吃零食吹海风看海景。望着近处的澄清碧波和远处的粼粼波光,不知不觉忘记了疲惫。乘公交车返回市中心,这次选择正确,走了繁华的香港路,道路两侧高楼林立,蔚蓝的海始终伴随在右侧。在五四广场下车,去看著名的“五月的风”。是我太缺乏想象力吗,那红色的风团怎么看都象是一个龙卷风,怎会有五月的温和?也许是由于游客较多的缘故,这边的海就没有了前面所见的干净。学着别人我们也跑到家乐福大肆采购青岛特产,买了很多鱼片鱼干。之后云霄路海鲜腐败,清蒸加吉鱼,干烧扇贝,海胆蛋羹,真是无酒也欢。

第二日的计划是崂山,那个所谓的“海上第一名山”。等车非常顺利,人少车况也好。经过青岛大学,海洋大学后,道路两边出现一片片的别墅群,漂亮的颜色和式样看得人目不暇接。中途经过一个渔村,海边停泊着数十只木制渔船。大概一个小时后车子进入崂山景区,在车上购买了进山门票,售票员还介绍了登山路线及景区情况。我们选择了八水河下车,徒步登山的路线。然而超级不爽,八水河正在修缮登山步道,不允许游客上行!和修路工人一番口角后,我心情大糟,无奈的徒步前往太清宫。这一段沿海建筑有徒步栈道,行走一路美景一路。岸边密布巨大的圆石,山岩上则遍植翠绿的马尾松,浪花拍在石上应合着阵阵松涛。碧海,红岩,绿树,蓝天,心情终于渐渐好起来。太清宫据说有一千多年历史,然而在我看来,除了古木,处处都是簇新的。谢绝了一干导游,我们随着熙熙攘攘的旅行团进入这座道观。前庭的山茶正在盛放,艳红的花朵虽然不大,却是北方难得一见的盛景。仍是因为修缮,没能看到康有为题字,随意的看过香火鼎盛的殿堂和巨大的古榆古松,草草结束这一站。徒步上山。很不幸Peter被告知了错误的路线,我们两个傻傻的沿着盘山公路上山,多走了很多冤枉路,好在不时看到碧蓝的海水,大大缓解了漫长登山的乏味。好容易到达太清索道,也决定不再自虐,我们却被告知一个坏消息:因为风大,索道停开。天啊,看来崂山之行注定要成为彻底的自虐之旅了。上山!经过黄山和三岳的锻炼,Peter和我对自己的体力已经颇为了解,这点高度应该不算什么。颇负盛名的崂山果然比京郊山水高明,却绝对输于五岳。登山的路线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文景观,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选择的太清景区不够精华。崂山唯一的好处就是临海,当我们登临瑶池时,面前豁然开朗:山脚下绿树掩映着红瓦的小渔村,突出的海角,以及黄海的千顷碧波在山顶看来美妙如同童话。登山途中路过一片盛开的白玉兰林,馥郁的香气很远就可以嗅到,树下路边摆了个小小的茶摊,有人已经坐在这里歇脚品茶,不知道崂山泉水炮制的山茶是否和花香一样沁人心魄?山顶只有一处小小的道观——明霞洞,唯一进一殿尔,也真的有洞,就是洞中一无所有。这里也能望见海,却没有瑶池优越的视角。下山途中我们收集到两串可爱的崂山绿石手链,Peter还买到一个小小的黑陶埙。这个爱买小东西的家伙,真担心五一带他到了西安书院古玩一条街,他会不会连走路都忘记?下山乘车异常顺利,上车后我们都累得睡着了。回到市区时间尚早,临时加了一站青岛炮台遗址。五个小时的登山路确实消耗体力,在小小的炮台公园我们的腿脚已经对登山产生抵触。于是只看了北炮台和德军指挥部遗址,在昏暗的地下建筑里,我的小手电终于发挥了作用。也许从前这里是青岛的制高点,不过现在了望塔已经几乎淹没在青草丛中,曾经作为制约青岛港的要塞炮台,也成了孩子们锻炼攀爬的放风筝的地点。沧海桑田就是如此。这晚逛了另一家佳士客商场,之后仍是云霄路腐败,尝试了闻名遐迩的鲅鱼饺子,不过而而,还是辣椒炒蛤蜊受欢迎的程度更高些。今天回酒店较早,天还未黑,意外发现我们的房间竟能看到大海,虽然距离不太近,然而还是能清楚看到那一片巨大的碧蓝。

最后一天的行程是十梅庵梅园。早上多睡了会儿懒觉,出门就发现路上人明显增多。乘公交车前往十梅庵,距离远得超乎预期,路途竟耗费去两个小时。车站距离梅园也远,还要继续坐蹦蹦车颠簸到大门口。3月25日梅花节已经开幕,然而园中梅树大多还是红蕾满枝,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香雪海的景象。这里梅树数量还算可观,想来也许一周后才是真正的黄金时节。不过我已经满足了,至少我终于见到了梅花,闻到了梅香。在梅园漫步时就不时听到或是清脆或是高亢的鸟鸣声声,在梅园后门,我们看到了青岛鸣禽苑,索性一并逛了进去。大多数半开放养殖的各种漂亮的鹦鹉,孔雀,锦鸡和天鹅谋杀了我们不少内存。在小路上,我们与一只大鸟狭路相逢。这是一只鹈鹄吗?有着巨大的脚蹼和大嘴,嘴下还有硕大的囊袋。一个老人走过去握住它的大嘴告诉我们,这只大鸟最温顺,爱和人玩。可是等Peter走过去准备爱抚它时,却不知为什么激怒了它,它张开大嘴一次次袭击Peter,然而它是那么笨拙,嘴虽大却不具备什么攻击力,Peter被啄的几口不过是轻描淡写,看来它的大嘴巴只对鱼儿有效。已是正午,不得不返回市区,连小鸟表演都没看玩。归途乘坐了另一路车,经过了著名的海尔工业园和信息产业园。先回宾馆取了行李,之后再次光顾渔码头,这回品尝了大海鳗,不过味道一般。饭后散步到市政府,最后一次远眺那阵“龙卷风”,乘车到海天搭乘机场巴士,晒着太阳眯一小觉,返回流亭机场,回京的航班依然客满。满载着旅行的收获和快乐,我们结束了行色匆匆的海风之旅。

本文由金冠53777-金冠娱乐53777-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